江水寒

=龙子馨 一只才初三的有时间就写写辣鸡短打的辣鸡

最近在嗑巍澜巍(应该还得躺坑里一段时间)重度喜欢赵云澜
本命长顾长是一直在喜欢的(因为不太熟 同人写得少)
常规情况下不站rps(但有些好吃的粮也会吃 咳)

本命:邪叫教主 赵云澜
本命cp:长顾长
❗同性cp都吃逆!!❗(除非作者说不让逆)

墙头:赵云澜 梅长苏 沈巍 白止 肥皂菌 言和 轩辕靖日 金光瑶
白居易 岑参 辛弃疾

priest女孩!(非mxtx粉)

欢迎同好勾搭!!!

头像是江湖夜雨的长庚
背景是微博@没谱青年儿 的昆仑君
表白两位太太!

我不行了我一定要实名表白 @查无此殷-停更至寒假 

超级温柔体贴善良的小天使啊!!qwq

是真的累

还困

每天平均睡眠六小时不到

上半年稍微好点,初三以来一周七天几乎连轴转

初三以来成绩还在往下滑

心也累


(叹气)也是我太脆弱了。


不过今年入了原耽的坑还正儿八经开始写了东西x

还认识了好多小天使

两百粉我是开点梗呢还是弄个写手挑战呢?(


开点梗只能开镇魂的(叹气)而且我只会写原著向超短篇日常

杀破狼只看了一遍 写文真的太费劲了。


开点梗有人点吗

第一次拥有原耽的周边(

一直说要脱魔道坑,但还是一直喜欢金光瑶(叹气)

文具店卖的魔道同人好便宜啊(叹气)不知道什么时候p家的能这么便宜

【巍澜】兔子

*原著向日常 甜的

*答应 @陆梓 的~




01


沈巍办公室突然多了只兔子。


起因是班里有学生谈恋爱,不知道怎么想的,想给自家女朋友送只兔子,结果快递送来了学校时正好快上课了,那二货学生怕兔子闷死赶紧拆了包裹,情急之下居然揣着来上了课。


结果沈巍上课过于迷人,这二货学生忘了包里的兔子,等发现时,它已经悄没声蹿到讲台旁边蹲着,睁着一双红彤彤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沈巍。


沈巍:“……”



之后沈巍就把兔子没收了,把兔子临时养在了纸箱子里,还铺了层软垫子,放在了办公桌旁边。


那兔子很粘沈巍,时不时就拱到他面前卖萌,沈巍看得心软,时而抬手揉它洁白柔软的毛,那兔子就在沈巍手上蹭,毛茸茸的。


沈巍没准时下班。赵云澜在龙城大学门口等了半天没看见人,他跟龙城大学门卫早已混熟,眉眼弯弯地笑了几下就被放了进去。


进了门,正巧看见沈巍在撸兔子,一下一下的,没完没了。


赵云澜:“呦!哪来的兔子?”


沈巍抬眼:“没收的学生的。”

他手离开箱子,那兔子正蹭得欢,登时委屈巴巴地缩成一团。


赵云澜看着这兔子好像颇有灵性,凑过去拨拉了一下它的耳朵:“这家伙,比大庆那死胖子刚见到你时还粘人。”


沈巍温温柔柔地一笑:“是啊。应该跟草木皆愿意靠近你一样,亲圣人。”说着,又贪恋温柔暖和的触感似的,伸手去揉了一下兔子软绵绵的肚子,眉目温柔。


赵云澜面无表情地说:“我也想和你亲近。你宁可和兔子玩也不肯回家。”


沈巍最受不了他这种动声不动色的撒娇,登时投降,无奈笑道:“好好,这就回去。”



02


赵云澜的睡衣不能穿了。


起因是某天妖族供上来两坛百年的老酒,赵云澜一个人喝怪没意思的,两个人寻思着沈巍现在也不是无魂无魄的鬼王,喝酒应该也不会喝得灵魂出窍宛如死人,就大着胆地喝了——反正出了事也有赵云澜兜着。


没成想沈巍虽然没灵魂出窍,两杯下肚却把那层温文尔雅的皮剥了,凶态毕露,漆黑的眼眸暗得跟大不敬之地最黑的煞气似的,扣住赵云澜就开始啃——真的是用牙啃的。从脖子一路啃到嘴唇,牙和唇磕出了血丝,留了一串红红紫紫……


然后赵云澜的腰就和他的睡衣一同牺牲了。


03


陈年老酒虽然不上头,但劲头还是很足。赵云澜被耀眼的阳光晃醒时还迷迷糊糊的。


沈巍酒量更差,还窝在软乎乎的被子里睡,头发有点散,眉眼温和,呼吸和缓,脸颊还泛着红,显得柔软又可爱。赵云澜上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把破烂睡衣送进了垃圾桶的怀抱,才发现家里已经没有他的干净睡衣了。他随便拎了件沈巍的衬衫穿,拎了手机,打了个哈欠,堂而皇之地又窝回了美人旁边。


他瘫在床上看手机,淘宝里的睡衣比起上次赵云澜买时又多了不少乱七八糟的花样,赵云澜被一件兔子样子的睡衣吸引了目光,脑子里似乎还不太清晰,稀里糊涂的全是当时沈巍在办公室撸兔子的画面,等他反应过来,已经不知不觉下了单付了款。


赵云澜觉得任务完成了,把手机一扔,继续埋头睡觉了。



等他再醒过来,已经日上三竿了,赵云澜再看手机,店家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了货,再也退不了了。



04


“……赵云澜?你的快递?收件人写的‘赵十二’。”


“唔!”赵云澜吐掉一口牙膏沫子,“先放那吧。”


等赵云澜把一嘴的泡沫漱干净,在沈巍面前拆了包裹拿出那件毛茸茸的兔子睡衣时,他特别想翻脸不认自己快递。


沈巍:“你新买的睡衣?”


赵云澜:“……”


赵云澜胡搅蛮缠:“都赖你当时喝完酒之后把我衣服扯了还折腾得那么狠你看我不清醒的时候买了什么鬼东西……”


沈巍:“……”

沈巍有点无奈地笑了笑,耳根以肉眼看见的速度爬上了红色。他是真的喜欢兔子,眼睛亮晶晶的,睫毛忽闪了几下试图掩饰着期待的眼神,小声问:“所以……你打算穿吗?”


赵云澜耐不住美色,心中强行解释说反正买了也别浪费,鬼迷心窍地答应了。


他是真的鬼迷心窍。


05


那睡衣内外都是雪白暖和的绒毛,裤子后面还有个软乎乎的小尾巴球。料子很好,肌肤相亲时的触感好极了。赵云澜躺在床上,抓着自己的两个兔子耳朵揉来揉去,竟真的跟兔子手感差不多。


他翻着白眼去看自己眼前晃悠的兔耳朵,粉嫩嫩的,特别想给直接揪下来。


不过沈巍好像真的很喜欢,靠在软枕上,一手捧着书看,另一只时不时小心翼翼地伸过去蹭一下赵云澜的尾巴毛。


赵云澜身子骨窄,平时穿得挺拔倒也不显,这一身穿上却是有几分……娇小,软萌软萌的。


赵云澜注意到了,突然翻身压在了沈巍身上,眯眼勾唇笑道:“这么喜欢?”


沈巍被陡然凑近的人吓了个正着,讷讷地缩回了手。


赵云澜探身去含他发红的耳尖,舌尖擦过敏感的耳廓,一阵酥麻顺着耳朵根直接蹿入了脖颈脊椎,沈巍浑身血液“轰”的一下炸开了。


赵云澜趁人不备,一把把沈巍裤子扒了下来,抬头看见沈巍眼眶通红,笑:“你这眼睛怎么红得跟兔子似的。你这么喜欢兔子,这衣服要不换你穿,我看应该合适得很。”


赵云澜的嫣红舌尖在沈巍眼前一晃,唇上被匀了一层红润水泽。他这一身雪白雪白的,偏唇上一点红得耀目,恰似冰天雪地里绽开的第一朵红梅,至清至艳,动人心魄。沈巍抛了书,揽着赵云澜的脖子去撷那朵红梅。


良久两个人才喘着气分开,赵云澜抬手轻轻抹掉了两人唇间拉出来的银丝,轻笑着晃了晃他两根手指中间夹的铝箔小方片……


“明天有课吗?沈老师?”



end


注:

“赵十二”这个签收快递的名字,“十二”出自“玉京十二楼”。

“昆仑玄圃,五城十二楼,仙人之所常居。”——《汉书注》)

也符合赵云澜能少写几笔就少写几笔的风格(


(沈十六这是不是你失散多年的兄弟)(bushi)


——————

我是吃互攻的。最后一段的后续具体是巍澜还是澜巍按个人喜好理解吧

(小声bb)我倾向澜巍


求评论!!

大梁年事表+感情线

入云栖:

#这可能是我主页唯一有用的东西了





  • 元和九年 顾昀生(按顾昀比长庚大七岁推算)



  • 元和十五年 老侯爷率玄铁营荡平北蛮十八部落班师回朝


路过雁回


神女封贵妃(新番外二:父心拳拳)



  • 元和十六年 玄铁营事变


长庚生(推算)



  • 元和十八年(应该) 胡格尔至雁回



  • 元和十九年 顾昀十岁,得到缓药



  • 元和二十一年 军费消减,盖起鸢楼



  • 元和二十四年 顾昀第一次参与剿匪,路遇了然陈轻絮姚镇



  • 二十六年 顾昀十七岁,挂帅西征



  • 元和二十七年 顾昀奉旨找回长庚


顾昀沈易雪地救长庚(当时应该是十一岁)


“这么相信我吗?可你又不认识我。”



  • 元和二十九年(小说正文开端)加莱荧惑进犯


胡格尔死、长庚回京


“臣顾昀,救驾来迟了。”


元和帝驾崩


长庚十三岁 “我没有胡思乱想。”



  • 隆安元年 大赦天下


顾昀赴西北


长庚去护国寺和了然喝茶



  • 隆安二年 魏王勾结东瀛人,顾昀私下江南摆平


长庚十五岁,两人大吵一架,然后长庚开始四方游历


“我不能再待到他身边了。”



  • 隆安三年 收复江南失地



  • 隆安四年 出台掌令法、击鼓令



  • 隆安六年秋 二人相逢


西南剿匪


重启融金令


当年冬 二人回京过年



  • 隆安七年正月十六 顾昀醉戏长庚


“跟了我,以后对你好。”


当年七月二月 长庚封雁北王


顾昀被扣帅印留京


顾昀发现“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经年痴心妄想,一时走火入魔。”


当年四月 玄铁营事变被曝光


顾昀入狱


长庚传信安定人心


四月初八 西洋人和蛮人联手进犯


四月十五 顾昀和西洋人僵持



  • 隆安七年五月初七 顾昀退守京师


同月 顾昀重伤


城破,城墙上一吻


长庚欺负伤患,亲眼角


同年七月 顾昀去西北


长庚封雁王,统领军机处,发布烽火票


顾昀得知乌尔骨


“他是疯是傻我都管到底。”


同年八月 长庚管理临渊阁


同年九月 朝廷洗牌,烽火票卖出


同年年底 江南前线两军对峙


顾昀收拾造反暴民,回嘉峪关


长庚送军备


“找个庄子做聘礼。”


除夕 玄铁营打败西域联军



  • 隆安八年春 吏治改革


同年五月底 顾昀沈易押送紫流金秘密回京


第一次上床


“不怕,我疼疼你。”


“义父......”


同年六月底 战局平稳,安置流民


长庚下江北


顾昀用笛子打长庚


“你知不知道珍惜自己,你贱不贱?”


同年七月底 吕党造反


同年九月底 长庚徐令平定江北安置流民


长庚受伤


“我来的路上,心急如焚……”“我真的没力气再去把一个.......别的什么人放在心上了。”


同年十月 长庚归京


同年腊月二十三 北蛮质子抵京,引发长庚乌尔骨


身世被怀疑


休养


顾昀去北疆,见到海纹纸上“海晏河清图”



  • 隆安九年春 北蛮内乱


同年二月初二 钟老身死


顾昀灵前吐血


长庚代替顾昀与西洋人一战


同年三月或四月 长庚下江南安排丧事


协助江北大营


顾昀回西北


北蛮内乱,加莱荧惑死


陈轻絮获得乌尔骨解药


“附一掌送抵江北,替我丈量伊人衣带可曾宽否。”


同年五月 长庚回京


“在半路等候已久,专门为了打劫雁王殿下。”


同年五月到八月 雁王方党之争


同年八月到十一月 党争暂时停歇


同年腊月 九省舞弊案曝光


世家受牵连、乱斗


烽火票停售,建立隆安银庄



  • 隆安十年正月二十一 江南初捷,顾昀重伤


同年二月 方党密谋清君侧


同年三月初一 李丰死于方党之手,传位长庚


长庚下江南


“陛下,您想去看看......我军是如何收服江南的吗?”


“我恨死你了,我恨死你了顾子熹。”


“我大将军一言九鼎......战无不胜。”


“给你......一生到老。”


同年三月初四 西洋军溃败


同年五月 西洋军投降


长庚乌尔骨解


“睡吧......我在。”(番外一)



  • 太始元年 顾昀养病偷去护国寺


沈易请辞被陈轻絮嘲笑(?)


“我才是陈家家主,你对陈家有什么顾虑,我什么不来找我?”(番外二到五)



  • 太始二年正月十六 蒸汽朋克大冒险


“写了你,傻子。”



  • 太始四年 原皇后去世


李铮开始游历四方



  • 太始五年或六年中秋 顾昀遛鸟,二人到雁回


“大帅!听说您遛鸟摔下来了,哈哈哈哈哈哈!”



  • 太始七年 李铮出海



  • 太始十八年 顾昀挂帅请辞


长庚传位李铮,设新历



  • 新历二年除夕 沈易前往故园找顾昀长庚蹭饭


(此时顾昀应该是四十八,长庚应该是四十一)


至此,四海清平,山河依旧。



【巍澜】瓯蚁

*原著向无差小日常

*题目出自晋代王浮《神异记》:“山中有大茗,可以相给,祈子他日有甌蚁之餘,不(必)相遗也。”瓯蚁指茶瓯上浮的茶沫,后指茶。



赵云澜和大庆并排摊在沙发上,一摊猫、一摊人,连姿势都相似。


大庆原本在看电视,小短手搂着遥控器,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露出毛茸茸圆滚滚的肚子。赵云澜百无聊赖,一手刷着手机,一手撸大庆肚子,时不时笑两声,显得十分神经。


沈巍前段时间出差了几周,回来就看见冰箱就乱成了一团。他强迫症发作,在厨房叮呤哐啷地收拾冰箱。他在冰箱门的角落里用两根手指头拈出来已经开封的半小袋速溶咖啡,远远问赵云澜:“这咖啡什么时候开的封?”


赵云澜怕沈巍在厨房听不见,嚎叫:“我上次泡面剩下的,开封…也就一周,先留着吧!”


大庆原本睡得正香,陡然惊醒,炸毛,十分不爽地回猫窝睡觉去了。


沈巍一时竟不知道吐槽他又拿热咖啡泡面,还是该气他又在家用方便面糊弄。

可以不食五谷的昆仑君偏要顿顿不落,顿顿不落也就算了,吃还不好好吃。


沈巍极为糟心,选择性地忽略赵云澜最后一句,那袋咖啡划出来一个优美的弧度“啪嗒”完美地投入了垃圾桶怀抱。


他正要闷头继续收拾,听见脚步声,转头一看,赵云澜不知道什么时候踱了过来,在门口探了个脑袋出来,他好像也知道沈巍生气了,心虚地蹭了蹭鼻头,笑得如春花般灿烂:“欸,你说咱俩也这么长时间了,正儿八经的约会也没几次……”


沈巍:“所以?”


赵云澜“嘿嘿”一笑:“我听说附近新开了个不错的咖啡馆。”






沈巍一向是无条件宠着赵云澜,没等他软磨硬泡多久就缴械投降,被赵云澜欢乐地顺着导航找到了地方。


赵云澜倒也不是真想来喝什么咖啡,他就是沉迷于带沈巍探索这个世界的新鲜事物。


夕阳西下,咖啡馆灯光温暖昏暗,室内放着舒缓的古典音乐,赵云澜带沈巍拣了二楼一个靠窗的清净地方坐下。


他点完了自己的那份茶水,抬头就看见沈巍正襟危坐地专心盯着自己手里的茶水单,眉头紧锁,对着五花八门的饮品纠结了半天,最后点了一壶中规中矩的乌龙茶。


等茶上来了,华而不实的水晶玻璃茶具内有零星几片茶叶在水中浮沉,叶片有点残缺,茶的品次远远匹配不上价位。沈巍叹了口气:“你要是想喝,我回家给你沏。何必专门跑来喝这种东西。”


赵云澜笑道:“这么认真干嘛。这品的不是茶,是这个氛围。”


窗外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落地玻璃隔绝了一切寒冷喧嚣,只有斑斓的彩色灯光映在室内。周遭很静,只有舒缓的音乐在流淌,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了着温暖的一方角落。


头顶暖融融的灯光洒了赵云澜一身,乌黑的发丝上也落了几星金光,锋利的五官线条显得柔和许多,金黄色的光漾在他的酒窝里,竟有几分甜。


沈巍好像明白这是个什么氛围了。





自那次带沈巍去咖啡馆之后,沈巍似乎笃定了赵云澜没喝过好茶的信念,执意要给他好好沏一次。


沈巍应该是学过的,茶具摆得极为讲究,炙烤、碾茶、煮沸……做得一丝不苟。他的动作极其优美,礼仪周到,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他的眸垂着,专注于手上的动作,睫毛在眼底打下一小片阴影。他唇线好看,浅笑时温雅,认真时无意识地微微抿着,也别有魅力。难怪说认真的男人最帅……


赵云澜托着腮帮子呆呆地看,心中暗叹:上次看他倒腾这些锅碗瓢盆什么的,还是……取心头血那次。


怒气倒是早就散了,只有隐隐的心疼、酸涩和几许无奈在心中翻涌。


他兀自胡思乱想,也没注意到沈巍究竟在做什么。直到一碗热腾腾的茶汤摆在面前,才如梦方醒。


这是一碗什么呢……


赵云澜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一碗……散发着诡异辛辣香甜茶香的……茶黑色糊状物,表面飘着一层翩若浮云的白沫子,还有零星的不明物体在其中漂浮。

整体看上去十分糟心,也就沫子最好看。也不知道沈巍怎么能把茶沫子冲得这么好看。


沈巍:“这是隋唐时期比较盛行的煮茶。和现在拿水泡茶叶的方式不太一样。”


赵云澜艰难问:“里面……都放了什么?”


沈巍:“除了茶和水,还有葱、姜、枣、桔皮、茱萸、薄荷。”


赵云澜:“……”


沈巍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对,端端正正地端起自己那碗,轻轻地啜了一口。接着用隐隐含着期待的眼神悄悄看了赵云澜一眼,竟有点像讨赏的小孩子,小声道:“我找不到新鲜的薄荷,放的干薄荷。水暂时找不到山泉水,用的矿泉水,你要是喜欢,回头备齐了东西再煮……”


赵云澜:“……”


他好不容易等那碗茶凉得差不多了,屏住呼吸,一口干了一碗。


真难喝啊……


然后他冲着沈巍挤出来一个极为灿烂的笑,小酒窝浅浅地露出来,唇角有点苦涩一闪而逝,还挂着点茶叶沫。


沈巍舒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赵云澜暗暗想,果然这种古代贵族享受的东西,他这种俗人是消受不起的。


赵云澜突然想起先前沈巍吃他的泡面时,好像也是一脸复杂视死如归地吞了个干净。


风水轮流转,苍天饶过谁啊。



end



——————

为什么专门选了一个“茶沫”来做题目呢?

看看沈老师泡的茶就明白了吧hhh

煮茶还专门有“育华”这一步来培育汤花呢hhh



求!!!评!!!论!!

赵云澜撒娇真可爱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

可你撞得我后背疼。”赵云澜面无表情地说,“你还冲我发脾气,对别人都客客气气,居然对我发脾气。”

他这样的脸色让沈巍心里一慌,愣是没听出他在故意撒娇来。

————————

赵云澜鬼话连篇地说:“你看北欧人的自杀率就很高,说明寒冷的地方容易让人抑郁,昆仑山上常年冰雪不化,连暖气也没有,所以我骨子里一定就有容易抑郁的基因。”

沈巍沉默了一会:“……恕我眼拙。”

赵云澜:“你一定是不爱我了!你这个水性杨花的男人!”

沈巍头疼地按了按额角:“别撒娇了,你又想怎么样?”

调色盘来惹

Rigel.一闪一闪亮晶晶:

帮转 评论区链接




江南歌不尽:



这位太太一个很有意思的论调,只有大纲相似才能叫抄袭。对不起我得告诉你在我看来描写抄袭一样是重罪,不然大家全部改去说书就好了为什么要写文字还要分细腻风豪放风平淡流水风?




一蓑烟雨任平笙:







公道自在人心吧,链接放评论。